中文EN

轻风轻语

善恶是非

信息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2-27 阅览数:5103 次

那日乘公交车,蓦然之间“一声吼呀”,满车目光都“出手”啊,一老头正对着一幼童歇斯底里:“起来!你肯定没买票,你凭什么坐座位?”慌得周围老少坐客纷纷起身给老头让座,息事宁人!而后除了老头还郁愤难平地痛斥几句社会风气、道德素质外,一切恢复寻常、就像未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,看手机、聊天、合目小憩、神情木然,汽车嗡嗡的开、地球照样转……

 

善恶是非虽一目了然,然“千秋功罪”却无人评说,甚至也无法评说,与其评说、不如息事宁人得过且过、太阳出来暖和

 

比如带着幼童挨坐的老媪,为什么不能抱起幼童给身边老头让座、竟让幼童占一座位呢?比如那老头为了争个座位就向无辜幼童凶狠发火、虽然是为了给那老媪难堪,为什么就没有丝毫的爱幼之心呢?都不是善茬!

 

比如老媪非但毫无愧疚,反借老头的恶劣态度坚持自己的错误、骂老头“神经病”,也不顾殃及幼童道德心理成长的潜移默化。比如老头并不懂免票和买票同等待遇、座位机会均等,拿着不是当理讲。都没有是非!

 

但是要让那老头老媪明了并接受这等评说,绝非一日之寒!倘若现场去分辨善恶是非,那只能是吵架、激化矛盾,甚至恶果连连!这已被无数惨痛的教训所证明。因此最明智的办法就是“不争论”,以息事宁人。

 

正是由于不辩善恶是非、往往要比辨清善恶是非的实际结果好,致使那些令人生厌的王顾左右而言他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“和稀泥”甚嚣尘上,谁会“和稀泥”谁能混,不“和稀泥”就干不成大事。久而久之,善恶观、是非观倒变得令人生厌,诡辩论比辩证法要受欢迎,还谈什么遵纪守法!

 

其实“不争论”只是一种主观策略,是息事宁人的策略、是快刀斩乱麻的策略、是坚持大局不纠缠枝节的策略、是节约时间和精力的策略。“不争论”并不代表没有争论,更不是否定善恶是非抑或“千秋功罪”的客观存在。

 

共产党和一切革命者都是靠争论起家的。毛主席就说过,开头搞革命,我们还不都是一些二十来岁的娃娃,袁世凯他们老气横秋,讲学问他们多,讲道理我们多。什么叫讲道理?怎么讲道理?就是争论善恶是非、争论“千秋功罪”!

 

虽然在实践中会因为隐私、机密、大局等种种客观原因而不便或不能去辨明和分清善恶是非,但是在理论上务必辨明“千秋功罪、教育上务必分清善恶是非。否则还有什么正义可言?还有什么公正廉明、科学民主可言?

 

当然要辩清善恶是非往往也并非易事,不仅客观事实复杂,而且主观态度和能力也会因不同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道德观和不同的认识论、方法论而参差不齐甚至千差万别,所以对具体的善恶是非分辨也会千差万别甚至激烈对立!毛主席所谓“斗他一万年”的哲学含义也许即在于此。

 

所以辨清善恶是非要有耐心、要运用智慧,可以各自保留意见、团结一致向前看,待到山花烂漫时,自是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。

 

(润华供稿)

Copyright © 2012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:安徽轻工国际贸易股份有限公司 皖ICP备05005184 技术支持: 东方电子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企业邮箱 |